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遇见魔修,神都哭了[无限] 亚博体育yabo88靠谱么:一纸无稽(上)(46)

发布时间:2019-09-02 18:04 类别:推理悬疑

  “果然在楼上!”顾西洲急急对林梦道:“他身上的镜子送给你!”
  “这不是你的镜子,”林梦看了一眼顾西洲,缓缓转头,对一旁的方执道,“你要把镜子送给我吗?”
  方执一直压抑着的恐惧完全爆发,他根本来不用用脑子想,只知道使劲的点头,“送给你!”
  “谢谢你。”
  林梦伸手取镜子的同时,绕在他身上的东西突然不见了!方执看见女人从他的身上取出那面镜子,女人拿着镜子看了一会儿,不知道做了什么,她塞了一个东西在他的手中。
  女人淡淡道:“这是我的回礼。”
  方执低头看向手心,他的手心放着一个粗糙没有打磨过的镜子,他回头一看,注意到刚刚他给女人的镜子上刚好缺了这样一个圆形镜面。
  将那里两面相对的镜子放在地上,司予和磊哥赶上来就看见——诡异的一幕。
  她走到的自己的床头,从床头拿出那一把她打磨许久的菜刀,对着床上的镜子,微微一笑,穿上一条白色的长裙,如同那只怪物从镜子里出来的时候一样,她的身体慢慢地挤入镜中。
  楼下突然传出一道惨烈的叫声——
  几人匆匆离开林梦的房间,楼下怪物正痛苦的哀鸣,而它的身上坐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女人的手中拿着一把磨得光亮的菜刀,疯狂的砍着她身下的那只怪物,鲜血直接溅- she -了一地。
  “啊啊啊啊啊!!!”怪物被砍中身体,发出惨烈的叫声,一刀又一刀的砍着……知道面前的怪物面目全非,找不到完整的一块。
  女人双眼赤红,地上的怪物完全没有气息后,她终于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她的身体慢慢的崩溃,客厅中间出现了一道——木门。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磊哥茫然,声音有些发颤,那只怪物不是林梦!
  司予松了一口气,喘着粗气坐在地上,解释道:“怪物不是林梦,而是另外四个人。”
  “走吧,开门回去,我今天回去一定要好好睡一觉,以后我再也不做好人了!”司予感叹地说道,眼神落在顾西洲的身上意有所指。
  顾西洲:“刚刚你叫我救你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司予:“……”
  闻言磊哥也不想再继续探究,他什么都不想知道,在这一段时间他真的快被恐惧压抑得发疯了,他对几人道谢后,第一个打开门离开。
  方执还想问什么,司予看了他一眼,扇了扇空气中的血腥味,淡淡道:“出去说。”
  他以为顾西洲会问他什么,结果顾西洲已经三步并作两步,跟着磊哥走进了门内通道。
  在司予让他上楼找林梦的时候,他就已经把规则猜的八九不离十,这个世界很简单,所有看似必死的条件,都有对应的解法,他现在想看的是林梦的记忆,关于这一段记忆的最真实的画面。
  踏入门内,他的意识变得模糊起来。
  “这里就是你的新家了!喜欢这里吗?”女人温柔地声音,在耳畔响起。
  顾西洲抬头看见面前熟悉的别墅,就听见身体的主人回答这个漂亮女人的话:“我喜欢这里,谢谢阿姨!”
  女人轻轻敲了一下女孩的脑门:“不能叫阿姨了,以后要叫我妈妈。”
  “……妈妈。”林梦红着脸小声地喊了一声。
  林梦是被亲属送养给这一家人的,并没有走法律上的程序。很快刚刚到这个家的林梦就见到了她的新爸爸,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对她很好,她很喜欢他们,可是她还是很想念自己原来的家。
  来到这个家的第一天,女孩就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亲生父母发生车祸的那一瞬间,母亲用身体护住她的画面,夜里她惊醒过来,看见她的床边坐着一个人。
  她有些还害怕,小声问道:“你是谁?”
  打开灯后,她才发现原来坐在她床边的是她的新爸爸,男人微微对她点了点头,“我是爸爸呀,做噩梦了?”
  “嗯……”林梦却生生地点头。
  男人:“那爸爸今天晚上陪着你,好不好?”
  林梦:“好!”
  夜里女孩窝在男人的怀里睡着了,男人垂眸看着睡着的女孩,只是轻拍她的背脊,似乎在安慰她睡觉。
  顾西洲此时在林梦的记忆中,看见了一个着一个的画面,时间突然开始快进。
  林梦慢慢长大,大约十七八岁的时候,将她领入家门的男人对这个女孩产生的莫名的爱意,并且向林梦告白,遭遇林梦拒绝,男人酒后失控做出暴行。
  林梦将事情告诉家里的其他人,而令人作呕这个家里的其他成员,他们明明都知道,却保持沉默。
  养母甚至劝导林梦不要违逆男人!
  林梦很痛苦,但是因为此时男人工作出国,她在国外根本不认识人,她的外语并不好,她在国外过上了一种囚禁的生活。
  时间突然跳跃到长大成人大约二十岁多岁的林梦,顾西洲判断林梦应该已经学会外国的语言,因为此时的林梦穿着亮丽,打扮时髦。
  这一次林梦随养父回国偶然遇上亲堂兄,她对于五岁之前还有记忆,联系到堂兄后,她高兴了一段时间,他们就这样一直保持着联系。
  时隔三年,林梦再次回国,这次她带着一个婴儿。
  顾西洲又一次看见了熟悉的别墅,林梦带着三个堂兄到家中,后来在水库边为三位堂兄画了那一幅画。
  这时候的林梦已经调整好心态,但是直到有一天——
  那天夜里,婴儿哭得很烦,很烦,吵得人睡不着,后来夜里,婴儿再也不哭了,因为那个孩子死了。
  林梦不知道孩子是怎么死的,或许是那个男人,又或者是她称之为养母的女人做的,她不知道。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