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因与聿案簿录第一部05失去 亚博体育yabo88靠谱么:护玄

发布时间:2015-02-18 18:16 类别:推理悬疑

?
?
楔子
一点点细小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暗绿色的灯光在黑夜中晃动着,房门外似乎可以听见一些大人们的交谈声,但是他却没有兴趣趴在门板上仔细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那与他无关。
踏在木质地板上的脚步几乎没有发出声音,他环顾着四周。这是个女孩的房间,折得整整齐齐的棉被,带有淡淡香气的床铺,枕头边有些书籍,地面上散落着一些小饰品。
黑色的身影融入黑色的房间,像是在夜里游走的蛇一般静默无声。
轻轻地弯下身,他从桌面上拾起本子,上面有一些似乎是要写信给别人而留下的草稿,画上了不少删除线以及修改,慎重其事。
翻阅着本子,他露出一种近乎嘲讽般的冷笑。
?
您好﹕
最近天气变冷了呢,虞先生有多穿一点衣服吗?
我想跟您说,最近学校同学们似乎因为天气冷所以心情都不是很好,常常在厕所那边看到有人打架,所以都要绕到比较远的地方,如果可以解决就好了。
这次的考试我进步了,希望有一天也能够像虞先生一样帮助很多人。
?
您好﹕
谢谢您上次在周刊上的防身术特刊教学,虽然我有点认为可能是上次我对您抱怨戚才接受访问的,不过也可能是我自己想太多。
我传给一些朋友一起看过了,或许会找时间真的到外面找教室学习,非常谢谢您。
学校最近还是一样,不过有点奇怪,有些人感觉怪怪的……大概是我多心了。
快要放寒假了,希望期末考可以考得不错。
?
您好﹕
如果可以,我很希望虞先生能到我们学校看看。
不过我想这大概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有时觉得学校里面不太对劲,让我有点害怕。
学妹说可能是我想太多了,我也这样认为。
但是我尝试着打进那些人的圈子,却还到很怪异的事情,现在我还无法确定,过一阵子我再告诉您好了。
再过不久就是年终了,虞先生会跟全家一起放假吗?
我记得多年前就是因为虞先生的帮忙,所以我还活着。
希望有一天我可以鼓起勇气,当面谢谢您。
?
门外传来的声响使他中断了翻阅本子的动作。
「姊姊的房间里面好像有人耶……」
「真的吗?」
「姊姊不是还在学校自晚自习吗……」
「去看看是不是有小偷﹗」
?
?
第一话
那一天就像现一样下着雨,窗户外头的雨水将透明玻璃淋得模糊,难以看见景物。
洗不净的罪恶与悲伤依旧蔓延在城市各处,它们一向永无止尽、也从未平息,像是时间的轮回般不断地重演,没有人懂得按下开关停止一切,也不会有人懂得应该奉献力量阻止这一切。
世界的黑色面于是如此构成,在姑息以及被姑息之下。男性与女性大喊大吼的声音,冰冷的雨水像是被惊扰一样,不停地坠落到地面上,高低地敲出了涟漪,但无论雨有多大,都无法遮盖刺耳的声音,它就像一把穿透世界的利刃,将一切都变得血肉模糊。
他们不停吵闹、破坏,那些声音像尖刺一样,不停窜入听觉、身体,还有记忆当中,无数次接收到的都是如此。
雨下得很大,大得像是永远都不会停止,就像那些事物对他的伤害永远不会止息。
如果那时候有人能够发现就好了……
只要有一个人……
***************bl
「阿因,你是不是睡过头了啊﹗」
早晨六点多,虞佟独自把全家人的早餐都打理好,放下抹布看了时钟一眼,才发现除了早早就在客厅看电视的聿之外,平常早该起床的人到现在都还没下来,「夏﹗你今天不是也要早起吗?」这两个人是约好要一起睡过头吗?
环着手,虞佟又在楼梯口喊了两、三声。
?大概过了两分钟之后,他就听到楼上传来某种乒乒乓乓的声音,有人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横冲直撞,接着又撞到门,发出唉呦的声音才开了房门冲出来。
「大爸,你要早点叫我啊……可恶,最近一直都在下雨,太好睡了。」抓着一头像是被炸过一样的蓬毛乱发,完全睡过头的虞因整个惊醒后冲下楼梯,有点半抱怨地说着﹕「我把早餐带去学校吃,聿要跟我一起去吗?」
「你先出门,我等等载他。」旁观着自家儿子抓着餐盒快速地把早餐塞进去之后,又冲进浴室抓了两、三次头发,还不停叫着「爆炸头抓不好」,最后用了一大堆发胶才固定住,然后又冲出来,急忙跑到玄关,虞佟说﹕「阿因,外面还在下雨,你要记得穿雨衣。」
「好啦。」
穿好鞋子之后,虞因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很快又折返,踏着鞋子直接杀回客厅去。
还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教学的聿转过头来看他。
和平常不一样的是,今天聿身上穿着高中的白色制服,而那所学校就是位于虞因就读的大学对面,也就是方苡熏就读的那一所。
新学期一开始,聿果然以很高的分数轻松通过转学考,然后在校方的欢迎下,正式进入学校就读。
今天就是上课的第一天。
外面还在下着雨,但仍然是好的一天。
「加油喔,如果有人堵你的话,打手机给我,我马上从对面撂人来帮你修理那些不知死活的高中生。」听说最近校园暴力充斥的虞因用力拍拍小聿的肩膀,带点语重心长地说着,「放心,临时的话五个人左右我还是可以弄得到,要打群架也没问题。」阿关也认识很多在玩的那种,随时都可以杀过去的啦。
盯着虞因看了几秒钟,聿抬起手指指他的身后。
不用往后看,虞因也可以感觉到后面传来让人非常不想回头的杀气。
站在他身后的虞佟露出带着青筋的微笑﹕「阿因,我说过好几次不要把外面的鞋子穿进来,你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吗?」
「我、我上课去了,再见﹗」抱着硕,虞因不用一秒就冲出了玄关。
「你今天下课回来给我拖地,听到没有﹗」对着仓卒逃逸的某人背影这样大喊,虞佟才收回视线。
大概过了一会儿,外面就传朲摩托车和它主人逃逸的声响。
?
「那个臭小子走了吗?」
就在虞因出门后没多久,楼梯上才有另一个人下来的声音,但是并不像前一个人那么慌慌张张。
「嗯啊,刚刚出门,你不是说今天要一起过去吗?为什么这么晚才下来?」转头看着自家双生兄弟,虞佟一边推着聿先去吃早餐一边问着。
「嗯,我决定要过去再换衣服。」夹着背包,其实已经整装完毕的虞夏隔了一阶跳到地面上﹕「番石榴咧,为什么不是你去而是我去﹗」
「因为你抽到签王啊。」露出无害的微笑,虞佟这样告诉他﹕「上周我们大家聚在一起时抽的啊,你抽到签王当然是你去﹐放心啦,我们会在附近支持。」
看着自家兄长露出阳光般灿烂的愉快表情,那一秒虞夏还真想把背包丢到他脸上去,「你干脆来和我换班好了,这也太夸张了吧,一定会有人注意到不对劲。」
「放心放心,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的,而且我们已经事先征得同意。那么,先去吃早餐吧,等会我们一起出门。」一想到虞夏夹着那包东西,虞佟就觉得今天心情特别好。
「我说……」
「好了,快点吃吧,不然等等就要迟到了。」
看着一脸似乎不是很爽的虞夏坐在餐桌边,聿盯着人几秒后,便继续低头吃早餐,虽然今天是他第一天上课,但是听说只要在第一节课之前报到就可以,所以不用太紧张。
在另一边坐下后,虞佟像是想到什么般开口说道﹕「小聿,如果可以,下课时尽量让阿因接你一起回家,不然搭公交车也可以,别单独一人……我不是指媒体方面,关于你的事情,我们已经对媒体全面封口,目前不会有人知道你就读哪一间学校。」顿了顿,他才继续说,「最近有一起案件,发生在你们学校那边,听说已经有三个学生下落不明。」
停了一下,聿转头看着虞佟,然后在旁边放着的本子上写下﹕「我知道,新闻有。」
「校方的说明是他们可能集体跷家了,因为失踪的三个人是出名的坏学生,经常逃课逃家,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这次的时间太久,加上他们的朋友都说不知道他们有这个计划,家人也都报警处理,所以正在侦察中。但是就在一周前,又有第四个人失踪,这件事并没有公布给媒体知道,第四个人并不是那一黟的,而是功课非常好的资优生,目前我们怀疑事情不太单纯,所以你上下课时要小心一点。」没有办法天天接送的虞佟这样告诉他,「有事情的话,一定要告诉我们或阿因,拜托。」
望着虞佟,聿才缓缓地点头。
一旁咬着面包的虞夏,整估人靠到椅背上﹕「现在的小孩也真可怜,读个书不但怕被人打,还要怕回不了家,真黑暗。」听说少年队负责的案件很多,而且还有一直往上增的倾向,真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睨了自家兄一眼,虞佟差点就说出「以前好像都是你打别人」这样的话。
他记得高中时因为附近有另一所学校,所以两边闲着没事干的学生经常打架,每次放学都会看到有人在对干互谯。
结果有次虞夏路过时看两边人都不顺眼,当场把两边都打一顿,后来才听说原来他是要进药局买退烧药却被挡在门口,火气大了先打再说。
后来虞佟会觉得,他那冲动揍人的兴趣不会是那时候养成的吧?
猛一回过神,虞佟才看着正在吃饭的两个人,然后勾起淡淡的微笑。
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爱心早餐来了喔——」
一大清早,排班轮休没事干的严司夹着一大袋有氧早餐大刺刺地踏进某人的工作室,「喔喔,你昨晚在这边没回家喔?」踏入室内之后,首先嗅到的是浓浓的咖啡味。他这位前室友不太抽烟,所以桌面上除了咖啡杯之外,还丢了一堆糖果,都是提神的薄荷口味那一种。
盯着手上的资料,黎子泓瞄了那个好命有假还自己跑来的家伙一眼,便又埋头进入耗去他整晚的工作里。
耸耸肩,把糖果纸全扫入垃圾桶之后,严司拿出纸袋里的汉堡和热呼呼的饮料摆在桌上﹕「你在看哪一件……四楼的?」他看见桌上摊满了尘封已久又再度被开启的数据。
因为先前在某大楼四楼壁纸后面发现了血迹和骨骸,所以在媒体爆出后,三年前的事件再度被渲染开来,为了保护唯一幸存的小孩不被外界影响,目前警方也已介入,禁止媒体为了挖新闻太过侵入隐私的动作。
毕竟有时候辅导只缺临门一脚,在外界进入之后往往很容易遭到破坏。
「壁纸拆下后几面墙上都发现血迹,但是不合理的是新砌的那面墙照理说不应该会有血,因为那是在两个小孩死亡后才砌的,把所有墙壁都化验之后,发现那些血迹来源不只一个人,而且有分新旧,比对之后发现在旧墙上面三个小孩与父母的血都有,血量都还不足以致命,特别奇怪的是在新墙上面,除了母亲的血之外,还有另一个没有亲属关系的血迹反应。」放下纸张,黎子泓抹了一把脸,拿过咖啡杯后,才发现里面的液体早已冷却,于是便接过严司带来的纸杯,打开后里面是热可可,他皱着眉喝下去。
忘记这个室友喜欢有糖的东西,早知道他要来,应该让他带点无糖的饮料才对。
「也就是说除了那一家五口之外,应该还有一个人?」这下子可意外了,严司觉得自己好像听到有料爆开,还是爆很大那种。
这一点可不是人人都知道的,若他是赚钱至上的人,马上就卖给记者,然后去吃大餐了。
「嗯,至少是有受伤的人,出血量不高,如果不是伤在致命处,或许还活着。」看着检验报告,黎子泓这样说着。
「而且他的血还是在新墙上,从小孩失踪到找出父母尸体这段时间一定至才有一个人和他们家接触过,而且还看到墙壁的状况。」咬着汉堡,严司接过检验报告,一致翻了一下,才开口﹕「所以如果不是还有一具尸体,就是还有一个活口。」
那么他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出活口是谁。
所以他才喜欢这份工作,常常有意外惊喜,虽然去办的都不是他。
猜你会喜欢....